市场立华-在君乐宝至臻A2型奶牛奶粉发布会上-qq新闻中心

  • 时间:

湖北发布会

2019年·  樂鉑K2獲第13屆全球乳製品大會「最佳兒童乳品獎」、「2019最具消費者認可獎」。

這樣的場景,君樂寶董事長魏立華早就見識過。

這註定要打破A2奶的「稀缺神話」。

他甚至把廠區改造成工業旅遊區,400多萬人見證了君樂寶的初心使命。

總之,根本做不到「全產業鏈」。

但是,「A2奶粉,必須用A2奶牛才能生產出來」。

2012年,他受邀前往德國參加一場國際會議。同行50多個中國人,下了飛機,不去酒店,而是直撲藥店去搬奶粉。

從最初的瞠目結舌,到後來的見怪不怪,店員乾脆都懶得卸貨了:他們把貨箱直接放在倉庫門口的貨運板上,任由顧客爭搶。

起初,一罐澳洲版A2奶粉只要170元;但代購一轉手,就能翻倍衝上250-350元。

當「至臻A2」量產的消息傳出,花旗銀行分析師敏銳察覺到市場大變局:「這些A2奶來自中國,表明中國很可能利用畜群分離技術,建立一個可靠的國產A2蛋白牛奶庫。」

小區超市剛開門,一群中國代購就沖了進去。一批A2奶粉剛到貨,貨箱大包裝還沒打開,就被所有人一擁而上、肩挑手抗、統統搬光。

寶媽們發現,孩子吃了這款主打消化吸收的產品,口感好、不上火、易吸收,效果相當明顯。

按照公認的科學解釋:1萬年多前,全世界所有的奶牛,只產A2奶,不產A1奶。

顧傳學的權威性,並非來自他河北省農業農村廳副巡視員的職務。作為曾經的河北省農業廳總畜牧師,他對奶牛那些事了如指掌。

但在5000-8000多年前,由於至今不明的原因,歐洲的荷斯坦奶牛發生基因突變,衍生出A1蛋白。伴隨人類畜牧業的發展,奶牛大範圍雜交繁殖,把A1蛋白的基因傳遍了全世界。

魏立華找來奶粉事業部總經理劉森淼討論研究,發現賣瘋的,正是含有更多A2-β酪蛋白的「A2」奶粉,便下定決心要站上這座新高峰。

2012年的場景還歷歷在目。但在國產奶粉市場份額反超國外品牌的2018年,這樣的場景仍在重演,必有緣故。

2018年,君樂寶悄然啟動「A計劃」,傾力投入A2奶粉研發。

然而,君樂寶早就把全產業鏈煉成了「硬功夫」,跟它們完全不一樣。

顧傳學說,「真正的A2奶粉,只有30%的奶牛可以生產出來。」這個由自然衍生出的概率數字,決定A2奶牛的數量上限。這從根本上,制約了A2牛奶的產量。

2019年11月,「至臻A2」試銷一個月,訂單直接破億。

這就像武林高手修練內功,內力足了,學什麼新功夫都飛快。

對此,研究牛奶多年的李勝利教授評價道:這打破了國外壟斷,填補了中國空白。

……這樣踏踏實實的發展歷程,讓中國奶業協會名譽會長高鴻賓不惜溢美之詞:

市場是一面鏡子,消費者的眼睛更是雪亮的。

一款奶粉而已,憑什麼?「A2奶粉,不同於其它乳製品。」

市場數據顯示,君樂寶奶粉復購率高達96%、凈推薦值高達45%。老主顧吃上了癮,新主顧又源源不斷,帶動君樂寶奶粉銷量持續上升。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这个“好”字,永无止境。

就在這時,國外乳業巨頭也紛紛殺入A2賽道,開始在中國力推新品。

但魏立華就是要把口號喊出來、目標打出來,就是要讓所有人都來關注、監督、激勵、鞭策君樂寶。

所以,奶牛千千萬,其實就三種:純正A1牛,純正A2牛,A1、A2混搭牛。

但A2,就不會產生這樣災難式的鏈式反應。

明星竟然要親自下場搶奶粉?這樣的說法,顯然無法獲得官方首肯。但在當天,Coles超市奶粉貨架,確實早就被人一掃而空。有人言之鑿鑿表示,人們前來爭搶的,正是號稱全球唯一、天然珍稀,有錢都買不到的A2奶粉。

很快,君樂寶就與國際權威的動物基因實驗室展開合作(實驗室由ISO17025美國實驗室認證委員會和國際ICAR國際動物記錄委員認證指定),採用MassARRAY基因質譜技術,在君樂寶的自有牧場中,就嚴選出了第一批血統純正A2奶牛,合計3700頭;然後,系統標記、單建牛舍、獨立餵養,確保只產出高品質A2奶。

二是君樂寶的發展歷程證明,這是一家「有情懷、有理想、有格局、有抱負,更有責任感」的企業。

2019年1-11月,君樂寶奶粉產銷量突破67000噸,同比增長60%,全國銷量領先;其中,旗幟奶粉同比大增230%,在規模品牌中連續6年蟬聯增長冠軍。

「A2對人體,易消化吸收,無過敏反應,而且從源頭上避免了A1引起的不良反應、肌能損傷。」李勝利表示。

2017年之後,澳洲超市、藥房里的A2奶粉,上架就售罄。A2面前,眾生平等——再有錢,也要親自動手。

在這位國家奶牛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眼裡,牛奶進入人體,經歷的就是一場光怪陸離的奇幻之旅。其中最驚心動魄的,是與A1-β酪蛋白、A2-β酪蛋白的遭遇。

買不到A2奶粉的澳大利亞老百姓(603883,股吧),開始憤怒投訴。超市不得已,只好搞限購,但即使從每人8罐減到每人2罐,還是扛不住輪番哄搶的中國人。

在一家普通的Coles連鎖超市裡,中國明星黃曉明的突然現身,震動了社交網絡。

在澳洲代購圈,A2奶粉供不應求、火爆多年。但對大部分中國人來說,A2奶粉還是個聞所未聞的新名詞。

人家符合國家標準就OK,魏立華非要達到「世界級」要求:牧場、工廠、標準、供應商,統統要做成全球最好的。

2018年10月,澳大利亞墨爾本的BoxHill華人區。

A1、A2,是牛奶中兩種重要的蛋白質,兩者最主要的區別,表現在第67個氨基酸上:人體的蛋白消化酶就像一把剪刀,會在67這個「縫隙」上將A1酪蛋白「攔腰剪斷」,從而生成一種叫BCM-7的多肽;而BCM-7這個「搗亂分子」,是誘發腸炎腹瀉的罪魁禍首。

多項研究還表明:BCM-7與部分嬰兒的I型糖尿病、消化紊亂、自閉症、呼吸功能障礙等,都存在關聯性。

如今,君樂寶旗下奶牛10萬頭,按30%的比例算,至少還有3萬頭A2牛。

zy@hsmrt.com  周總監

劉森淼更驕傲表示:全產業鏈的A2奶粉,就在中國;中國人,再也用不着不遠萬里出國去搶奶粉了。

2017年11月,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市。

2016年·  君樂寶奶粉打入香港市場,一年後進入澳門,成為通行港澳的「第一國粉」。

2018年·  獲B.I.D(國際權威質量評定組織)「國際質量管理卓越和創新鑽石獎」;同年,贏得中國質量領域最高榮譽「中國質量獎提名獎」。

極力倡導母乳餵養的中國營養學會委員汪之頊也表示:富含A2高蛋白的奶粉,最接近天然原始的母乳。君樂寶高品質、高性價比的A2奶粉,對增進母嬰健康、滿足消費者多元需求,具有積極意義。

很快有人八卦道:榮升「寶爸」的黃教主,那天其實是不遠萬里來「搶奶粉」的。

而在A2奶源基礎上,特別添加促進脂肪、鈣吸收的OPO,以及促進鈣、鐵、鋅等微量元素吸收、改善腸道免疫功能的CPP;最後,在君樂寶「世界級」奶粉工廠中,製造出全球第一款全產業鏈「至臻A2」奶粉。

這意味着,它的研發、奶源、加工、銷售,很可能脫節;這樣的鏈條,再經過海淘代購,等於脫節的n次方。

這是中國海外搶奶大軍經歷的魔幻故事。

2017年·  君樂寶「旗幟奶粉」,斬獲世界食品品質評鑒大會最高獎「特別金獎」;2017、2018、2019年3度蟬聯。

顯然,A2牛奶比A1牛奶好太多。按道理,早就應該大規模生產。

中國人,就造不出真正屬於自己的A2奶粉嗎?君樂寶,不信邪。

稀缺的A2奶源、親和人體的品質、高聳的技術壁壘,加上動不動賣斷貨的市場行情,讓A2奶粉的價格不斷攀升。

而這些年拚死干下來,君樂寶確實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作者丨熊劍輝圖片:網絡上天永遠不會虧負努力的人。

打破國外壟斷,填補中國空白。

德國藥店的售貨員都急了,扯着嗓子高喊:「不賣了!不賣了!」但是,擋不住搶紅了眼的中國人。

對含蓄的中國人來說,這種話不容易讓人接受。好多人曾力勸魏立華:話別說太滿,目標別太大。

貧窮限制了人們的認知力。2013年,當新西蘭A2公司一推出A2奶粉,就迅速躥紅。澳洲的海淘代購蜂擁而至,價格飆升。

因為剛開始做奶粉時,魏立華的做法就是:扎硬寨,打呆仗。

5年前,魏立華做奶粉,人人認定必敗;5年後,君樂寶做A2奶粉,成功打破國外壟斷。讓魏立華感慨的是:不論做人還是做事,不論遭受懷疑還是輕視,上天永遠不會虧負努力的人。而君樂寶牢記的,還是始終不忘的囑託:讓祖國的下一代喝上「好」奶粉。

但現實情況卻是,直到君樂寶至臻A2奶粉問世前,中國還沒有從奶源到加工都真正屬於自己的A2奶粉。

一是君樂寶奶粉登陸港澳,為中國乳業「一雪前恥、大振民心」;

魏立華做奶粉的初心很簡單,「讓每一個中國孩子都能喝上世界頂級的好奶粉」。

但劉森淼注意到:它們要麼有牧場、沒工廠,要麼有工廠、沒牧場。

2015年·  君樂寶奶粉拿下歐盟最高級BRC A+、IFS雙認證,被譽為奶粉界「奧運金牌」。

國外品牌苦心經營多年的A2護城河,面臨土崩瓦解。

人家收奶源、找代工、做品牌,君樂寶卻從種植牧草的源頭開始干起,養奶牛、搞研發、生產加工、倉儲物流,企業多年的積累被砸鍋賣鐵,把奶粉搞成了「全產業鏈一體化」。

實際上,2019年,國產奶粉市場份額已佔據60%,實現了對進口品牌的完全超越。

2019年12月10日,在君樂寶至臻A2型奶牛奶粉發佈會上,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勝利,一語道破了A2牛奶的奧秘。

▲君樂寶「世界級」自動化奶粉工廠

現場粉絲競相跟拍,爭相與「黃教主」合影留念。但有人注意到,行色匆匆的黃曉明,離開時頗有落寞之感。

出國搶奶粉,成了中國人的集體行動、海外標籤。

今日关键词:叶问次子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