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药-刘玉辉将其持有的白云山科技公司49%股权转让给北京康业元-榆次新闻网

                                • 时间:

                                方守贤院士逝世

                                劉玉輝還交代了自己利用在中國藥學會的工作便利,收受20餘家醫藥企業700餘萬元人民幣、20萬美元,先後向國家葯監局及其相關各職能部門30餘名幹部行賄,為這些企業在藥品註冊、審批、換髮文號、地標升國標等環節在國家葯監局進行運作,為企業謀取不正當利益的犯罪事實,也交代了收受醫藥企業資金向曹文庄等葯監局幹部行賄的犯罪事實。

                                2001年12月,白雲山製藥總廠、三聯葯業、宏輝藥物研究所、白雲山科技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三聯葯業及宏輝藥物研究所退出新葯申報,變更申報單位為白雲山製藥總廠、白雲山科技公司,確定白雲山製藥總廠為生產單位,白雲山科技公司擁有申報新葯的全部產權和收益。

                                2009年8月11日,劉玉輝將其持有的白雲山科技公司49%股權轉讓給北京康業元。

                                基於此協議,北京康業元要求按照49%產權分配金戈收益,而白雲山方面卻並不認可這種分配方式,雙方圍繞着金戈收益分配的巨大爭議由此而生。

                                針對白雲山的澄清公告,北京康業元在7月29日發佈公開信給予回復,堅決反對白雲山重提金戈產權和收益問題的主要依據。

                                在此之後,白雲山製藥總廠負責金戈銷售,在全國鋪墊了上百人的銷售團隊,持續性進行「金戈」商譽積累,先後獲得了金戈粉紅色藥片(BYS)、枸櫞酸西地那非原料后處理等多項專利,並對金戈的銷售進行了大量的市場調研、營銷策劃、渠道投入和品牌建設工作。

                                劉玉輝:知名醫藥掮客事實上,圍繞着金戈收益分配等問題的所有爭議,追本溯源均始於白雲山和劉玉輝在1999年合作成立白雲山科技公司共同研發金戈產品。

                                結合雙方的聲明來看,「百定」轉讓事項主要是因為不可抗拒的外部政策變化所致,北京康業元將其完全歸咎於白雲山顯然有失偏頗。

                                2006年12月28日,已經卸任一年零六個月的鄭筱萸因涉嫌收受賄賂被中紀委「雙規」,並於2007年7月10日被執行死刑。

                                白雲山是一家廣州國資醫藥企業,金戈是其眾多在售藥品中最知名的一款,被稱為中國首個「偉哥」。公告顯示,公司金戈產品2018年銷售收入為6.62億元,占公司當年銷售收入的1.58%;利潤總額為3.99億元,占公司當年利潤總額的9.94%。粗略按照25%所得稅計算,公司金戈產品2018年稅後淨利潤為2.99億元。

                                結合雙方的公開信息來看,白雲山方面與白雲山科技公司確實簽署過關於金戈收益分配的協議書,協議書明確規定白雲山科技公司擁有申報金戈的全部產權和收益,這也就意味着北京康業元擁有金戈49%的產權和收益。

                                白雲山作為知名規模葯企,完全有能力自己獨立研發金戈等藥品,為何當時會選擇與一個自然人合作開發呢?這個劉玉輝又是何方神聖呢?

                                結合雙方發佈的公開信息來看,白雲山方面確實沒有履行上述協議。但是,從《協議書》簽訂至今10多年期間所面臨的實際情況已發生了巨大變化,白雲山要求重新分配金戈收益的依據也確有合情合理之處。

                                2003年,白雲山製藥總廠、白雲山科技公司獲得新葯證書,因受原研藥專利保護期的影響,白雲山製藥總廠未能取得生產批件,未實際投入生產。

                                媒體還報道稱,有人舉報,在白雲山科技公司400萬元註冊資本中,劉玉輝出資近200萬元,這筆資金系從中國藥學會挪用。

                                1999年12月,原廣州白雲山製藥股份有限公司(「原白雲山股份」,於2013年被上市公司吸收合併)與自然人劉玉輝合資組建白雲山科技公司,兩者所佔股份分別為51%、49%,該公司註冊資本200萬元,投資總額為1633萬元。其中,原白雲山股份以白雲山商標的使用權及一家合法的醫藥經營性公司的無形資產作價400萬元及現金433萬元,合計833萬元投入;劉玉輝以國家一類新葯枸櫞酸西地那非(金戈藥品名)臨床批件及國家四類新葯阿奇黴素粉針劑新葯證書作價800萬元投入。

                                白雲山澄清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年末,白雲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潤為9222萬元,該公司自成立以來一共向股東進行了8次分紅,分紅總額約8727萬元,其中劉玉輝及北京康業元獲得分紅4276萬元。

                                北京康業元在公開信中還指責,白雲山方面剝奪了其合理的分紅權益。

                                從時間上來看,白雲山現任董事長李楚源到任時,金戈還未取得生產批件,更無金戈利益分配之說,且康業元獲得49%的白雲山科技公司股份發生在2009年,遠早於現任董事長李楚源就任之日。

                                檢方查證,劉玉輝與鄭筱萸家庭成員關係甚好,曾與鄭的兒子鄭海榕長期活躍于廣東醫藥界,鄭筱萸的一部分賄賂發生在其擔任中國藥學會理事長時;曹文庄所受的230萬元賄賂中,亦有110萬元是來自劉玉輝。

                                鄭筱萸腐敗案件牽涉人員眾多,被稱為葯監局腐敗窩案,劉玉輝便是深涉其中的一個關鍵人物。

                                根據媒體報道,劉玉輝原為中國藥學會諮詢服務部主任,主要依託於國家葯監局的行政資源,以學會之名在醫藥系統組織企業會議和培訓,並由此成為一張醫藥腐敗網絡的重要掮客。2005年11月,劉玉輝因葯監局貪腐案被捕。

                                「百定」轉讓系政策原因除了金戈收益分配問題以外,北京康業元還在公開信中指責,白雲山科技公司在未經其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做主將旗下「百定」產品轉讓給山東瑞陽製藥,從而對其利益造成重大損益。

                                金戈投入全靠白雲山作為一家全國知名的國有葯企,白雲山方面為什麼不認可19年之前簽署的金戈收益分配協議呢?

                                對於劉玉輝的背景資料,北京康業元和白雲山在公開發佈的信息中,均沒有任何介紹。不過,根據公開資料不難查到,劉玉輝原來是鄭筱萸主政葯監局時期的知名掮客,曾經深度捲入葯監局腐敗窩案。

                                白雲山在公告中表示,白雲山科技公司依法設立董事會、監事會,並聘任公司高管,劉玉輝及北京康業元也一直派出高管參与白雲山科技公司日常經營管理。白雲山科技公司近3年均有召開股東會,且均提前通知雙方股東;因為涉及的分紅事項雙方一直未能談妥,對方股東僅參加了2017年召開的股東會,股東會未具備審議分紅事項的主觀及客觀條件,但雙方股東均擁有權利和義務,不存在侵害股東利益的情形。

                                從事實來看,白雲山所言非虛。從《協議書》簽訂至今10多年期間,所面臨的情況確實已發生了巨大變化:由於原研產品的專利保護,使得金戈長達14年時間不能上市,之後又都是由白雲山製藥總廠來重啟金戈上市以及銷售產品,投入的人力物力巨大,雙方實際合作方式也已發生改變。

                                如果按照北京康業元的分配方案,其2018年應該拿到的收益為1.47億元;如果按照白雲山的分配方案,北京康業元能拿到的收益只有1986萬元。兩種方案下的金戈分配收益金額相差巨大。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證券市場周刊。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因此,在白雲山看來,繼續維持18年前約定的產權和收益已顯失公平,白雲山要求重新分配金戈收益的要求,確也有合情合理之處。

                                白雲山科技公司歷史上有的分紅傳統,只是在2015年之後這幾年沒有分紅。對此,白雲山在公告中解釋稱,主要是該公司出於長遠發展考慮,抓住上市許可人制度帶來的發展機遇,積極開展項目研發和產品申報等事項,需要大量投入研發資金。

                                因此,無論是對北京康業元還是白雲山,金戈的收益分配涉及利益重大。

                                根據白雲山7月26日晚發佈的公告,2015年,白雲山科技公司召開第一次股東會暨第五次董事會會議,北京康業元自己提出為了不影響產品的市場推廣,暫由白雲山製藥總廠進行銷售。

                                關於金戈的收益權分配問題,舉報者並非總是對的,最終可能還需要各方協商。

                                結合這段特殊的歷史背景來看,白雲山與北京康業元之間孰是孰非,明白人心中恐怕已經有答案了。

                                而在公開信息背後,更進一步的真相是,雙方所有爭議追根溯源始於白雲山和劉玉輝在1999年合作成立白雲山科技公司共同研發金戈產品。劉玉輝作為關鍵人物,背景並不簡單,曾經深度捲入葯監局鄭筱萸腐敗窩案,是後者主政葯監局時期的知名掮客,期間不少葯企被迫通過劉玉輝來拿藥品批文。

                                金戈收益分配爭議7月18日,北京康業元在官方微博發佈《致全國廣大群眾的公開信》稱,北京康業元系廣州白雲山醫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白雲山科技公司」)股東之一,合法擁有後者49%股權,擁有金戈產品產權、經營權、收益權的49%;然而,白雲山方面在2016年4月22日給北京康業元下達的分配方案卻是按照銷售額提成方式:1億-3億元提成8%,3億-5億元提成6%,5億-10億元提成3%,10億元以上提成2%。

                                對此,白雲山在澄清公告中解釋稱,受原研藥專利保護期及雙方實際合作方式等情況改變的影響,鑒於各方在金戈的研發、生產和經營過程中不同的貢獻程度,為維護各方利益,避免因收益分配糾紛影響金戈良好的發展趨勢,雙方股東代表對金戈的產權和收益等問題進行了多次協商,最近一次協商是在2019年7月11日,但雙方一直未能達成一致意見。

                                劉玉輝與曹文庄關係密切。據媒體報道,兩者是中國藥學會的同事,劉玉輝素以「能辦事、有路子」在醫藥圈內聞名。另外,曹文庄經常到位於嘉里中心健身中心的網球場打網球,每次結賬都是使用劉玉輝的會員卡和借記卡,且金額巨大。

                                目前,新葯證書由白雲山科技公司和白雲山製藥總廠共有,片劑生產批件由白雲山製藥總廠持有,原料葯生產批件由白雲山化學藥廠持有,金戈的生產及銷售由白雲山製藥總廠承擔。

                                對此,白雲山在澄清公告中解釋稱,「百定」的生產批件是由山東瑞陽製藥持有,由白雲山科技公司獨家經銷;受國家出台的「兩票制」政策影響,白雲山科技公司不具備該產品的全國醫院終端覆蓋能力。因此,經白雲山科技公司第五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過半數董事同意,白雲山科技公司將該產品獨家經銷權轉給山東瑞陽製藥。

                                結合這段歷史背景來看,北京康業元與白雲山之間孰是孰非,聰明人心中恐怕已經有答案了。

                                公開信認為,白雲山未按公司法進行股東權益分配,而是以大股東身份強行提出不合理的金戈利益分配方案,北京康業元作為股東至今未獲得分文收益,這種行為嚴重損害了北京康業元的利益。

                                本刊記者  杜鵬/文近日,北京康業元投資顧問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康業元」)公開發表多封舉報信,指責白雲山(600332)(600332.SH)方面不履行金戈收益分配協議。對此,白雲山連續發佈兩份澄清公告。

                                鄭筱萸腐敗窩案始發於2005年。2005年6月22日,年滿60歲的鄭筱萸被免去國家葯監局局長、黨組書記職務。此後,鄭擔任中國科協旗下的中國藥學會的理事長。僅半個月後的7月8日,國家葯監局原醫療器械司司長郝和平因涉嫌受賄被刑拘;2006年1月12日,國家葯監局原藥品註冊司司長曹文庄被立案調查。兩人都先後擔任過鄭筱萸的秘書,被視為鄭筱萸的「左膀右臂」。

                                2001年1月,枸櫞酸西地那非片獲得新葯臨床批件,申請單位為白雲山製藥總廠、哈爾濱三聯葯業有限公司(下稱「三聯葯業」)及黑龍江省宏輝藥物研究所(下稱「宏輝藥物研究所」)。

                                從時間點上來看,白雲山和劉玉輝合資成立白雲山科技公司是在1999年,而鄭筱萸主政葯監局的時間在1994年至2005年。白雲山與劉玉輝合作時間恰巧就在鄭筱萸主政期間,市場普遍揣測,即便身為國企的白雲山,在當時環境下也被迫要通過掮客來拿藥品批文,兩者合作多是迫於當時環境的無奈之舉。

                                事實上,記者發現跟白雲山製藥總廠同時拿到「類金戈」批文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常山藥業(300255)(300255.SZ)其「類金戈」產品2018年銷售收入僅1233萬元。

                                對於上述所有爭議,北京康業元在公開信中將矛頭指向了白雲山董事長李楚源。公開信認為,李楚源違背了中央關於對待民企的精神,也違背了商業常規,其中必定涉嫌違法及利益輸送。

                                白雲山在公告中表示,白雲山製藥總廠已經依據白雲山科技公司對金戈的貢獻程度合理預估該公司應得的收益,並進行了相應的計提。但由於雙方一直未能就金戈收益分配問題達成一致意見,以上計提的收益尚未兌付給白雲山科技公司。

                                然而,從時間點上來看,上述指控似乎很難站住腳。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康業元成立於2009年6月22日,註冊資本100萬元(股東於2017年1月16日才認繳出資額),於2009年8月11日受讓劉玉輝轉讓的白雲山科技公司49%股權。2012年,《藥品註冊管理辦法》對專利葯仿製解封。2010年,李楚源就任白雲山控股股東廣葯集團總經理、副董事長、黨委副書記,2013年7月12日,李楚源任廣葯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

                                根據《藥品註冊管理辦法》,專利葯到期前兩年可以提出藥品仿製申請,2012年白雲山製藥總廠重啟金戈生產批件的註冊工作。2014年7月、2014年8月,白雲山製藥總廠、廣州白雲山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白雲山化學製藥廠(下稱「白雲山化學藥廠」)分別獲得枸櫞酸西地那非片劑生產批件及原料葯生產批件。隨後,金戈產品開始上市銷售至今。

                                白雲山認為,「百定」事項為經營性決策,根據《白雲山科技公司章程》經董事會過半數同意即獲通過,無須提交股東會審議,相關決議合法有效。

                                針對北京康業元的指控,白雲山連續發佈兩份澄清公告。在公告中,白雲山詳細闡述了金戈事件的來龍去脈。

                                今日关键词:腾格尔模仿肖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