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网站-这7年的经验积累不仅是他2015年创立三顿半咖啡的「基石」-都市新闻坊

                                      • 时间:

                                      拉维奇宣布退役

                                      吳駿也是一個極有危機感的人。他經常對員工說的一句話就是:「你不自己找問題,別人就會來找你的問題。」他也把這套「自我找茬」的做事方法用在了產品研發中。2018年,三頓半研發了兩年的冷萃即溶咖啡上線。除了凍乾速溶技術的升級版,技術上實現了3秒鐘溶於任何溫度的任何液體(熱水、涼水、牛奶等),另一個創新體現在包裝形式上,沒有用傳統的無紡布、塑料袋,而是用百分百可回收材料製成的迷你杯裝,外觀看起來很酷。

                                      挑戰自我 遠離舒適區快速獲得市場認可的鍾薛高,沒有走普通創業公司代工、貼牌的捷徑。公司創立不久,林盛和管理層曾經開過一個茶話會,討論的主題就是:我們的舒適區在哪裏?短板在哪裏?大家討論之後得出結論,營銷是鍾薛高的舒適區,團隊成員精於此道;供應鏈很可能是軟肋。林盛下決心,鍾薛高必須重資產──就重在供應鏈、重在人才培養。

                                      觀察下篇\創業者自白:創業路上無捷徑

                                      屢敗屢戰 在失敗中反思如果說吳駿的危機感來自自律,那麼呂良的危機感則來自過去的失敗。做廣告出身,做過蓋碼飯,開過滷味店,加盟過奶茶店……全部以失敗告終。呂良沒有怨天尤人或者自暴自棄。「我感恩失敗。失敗讓我知道哪些是死路,更加沉下來心來思考細節。」他說,「普通一家奶茶店3個月開張,而茶顏光策劃和籌備就足足花了一年多,比十月懷胎還要長,差點成了行業笑話。」

                                      在增加用戶黏性方面,吳駿也是煞費苦心。他介紹,下月將推出回收小空杯計劃,消費者用小空杯兌換新的咖啡和主題周邊產品,回收後的小空杯將製作成有趣的主題產品,比如文具或者手辦等等。

                                      雪糕生產設備引進、組建,原材料採購到生產,都由鍾薛高的員工親自掌控,「每一個工廠我們都有6個人的駐廠團隊,兩套生產線、兩套生產班子。」林盛介紹,在供應鏈方面,重金從大型企業高薪聘請了專業人才加盟。今年開始鍾薛高跟順豐、圓通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鍾薛高有優先配送權,讓冷鏈配送更快捷、安全。如今,鍾薛高的供應鏈團隊在同行中可算是「頂配」。

                                      自我「找茬」 時刻保持危機感

                                      就是這款很酷的小杯子造型,吳駿推翻了無數次。最開始是個圓形,最後都已經下單開模具了,吳駿又改了,因為「忽然被什麼拍了一下腦袋似的」,有個聲音告訴他:「還不夠好。」圓形好方形好都只是造型,最終的杯子變成了三頓半獨有的專屬造型符號。

                                      很多創業公司先是解決量的問題,銷量上去了再考慮完善供應鏈,做品牌。可是在林盛看來,這不是一二三的關係。「如果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可以計劃的,那就不存在創業失敗。」他說,當做完A再做B時,你會發現市場沒有給你時間和機會。所以很多新型企業和網紅品牌會發生斷崖式下跌,會走不下去,肯定是某條腿太短了。「我擔心市場不給我們時間。所以,我們希望盡量做一個綜合發展的公司。」

                                      消費者的認可讓這些初創企業迅速地站上了「專業拳台」,與百年老店、國際品牌一較高下。相比賺更多的錢、拿到更多投資,他們更願意活得久一些,再久一些。創業團隊接受採訪時不約而同表達了同一個觀點:創業路上不走捷徑,不湊合。正如林盛所說:「輸不丟人,怕才丟人。大家一起加油,在這個舞台上站得更久一些!」

                                      在林盛給自己「壘牆」的時候,吳駿也在為自己「搬磚」──他和團隊在長沙經營一家精品咖啡館,這7年的經驗積累不僅是他2015年創立三頓半咖啡的「基石」,更讓團隊磨合得極為默契,達成了共同的目標和理念,甚至到了「一個眼神就能交流」的地步。

                                      無奈,呂良還是做了一件頭腦發熱的事情,創立了茶顏的副品牌知乎茶也,開始做茶葉零售後轉型做奶蓋茶,結果「生意跟不上顏值」。「它就是在我頭腦發熱的時候,及時地來潑了一盆冷水,讓我意識到脫離原來的時間和環境,成功的經驗是不能複製的。這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的能力沒那麼強,只是因為所有成功的因素都聚齊了,才導致了茶顏的成功。」他說,樸實的目標就是希望茶顏「活久一點」。

                                      「為什麼把自己逼得這麼狠?」面對員工這樣的問題,鍾薛高創始人林盛只能苦笑:「我們舒服了,用戶就不舒服了。」鍾薛高、三頓半咖啡、茶顏悅色……消費者看到的是這些小眾消費品牌所擅長的產品營銷─這是「冰山一角」,海水底下的「冰山」是團隊對產品、供應鏈、服務等經營管理每一個環節的極致創新和嚴苛要求。\大公報記者 熊君慧 胡永愛

                                      「投項目首先是投團隊。」天圖投資管理合夥人潘攀說,天圖分別投了這三家公司,創始人都是連續創業者,既有一定相關領域的經驗積累,又有不斷創新和學習能力,完成從0到1的蛻變後,他們都面臨從1到10的飛躍。

                                      在林、吳二位穩紮穩打的積累期,長沙人呂良還在屢次創業的階段。正是屢敗屢戰的經歷,讓他習慣放低身段,可以淡然看着90後、95後團隊研發的一杯杯奶茶成為長沙的特色小吃,一手創立的茶顏悅色100多家門店成為城市的地標。他說,創立5年的茶顏,名氣是有了,基本功還不到位。老闆在學着做一個老闆,店長在學着做一個店長。

                                      「我立了一堵牆,現在要自己翻過去。」林盛這句話說的是他過去13年在上海經營廣告諮詢公司的經歷。他不僅提供諮詢意見,甚至參與到企業運營管理,是雪糕行業幾個著名案例的幕後推手。協議到期後,林盛意識到,可以幹些實業。稍加考慮,他選擇了熟悉的雪糕行業,這也意味着他要與「過去的自己」競爭。

                                      連續創業 一步一個腳印

                                      今日关键词:南水北调通水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