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引导-应把引导基金纳入公共财政资金的绩效考核评价-海参资讯

                              • 时间:

                              加加食品拟被处罚

                              「容錯」應有早期限定「對受託管理機構和基金管理團隊按照產業政策導向和合法合規程序決策進行投資的項目,因投資失敗導致損失的應予以免責。」近日,四川省財政廳印發《四川省省級產業發展投資引導基金績效評價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再度明晰了省級產業發展投資引導基金的使用規則,明確基金使用時,符合「產業合規」和「程序合規」兩大條件,即盡職免責。

                              而在2015年11月,財政部出台的《政府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和國家發改委於2017年1月出台的《政府出資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暫行辦法》,都對政府引導基金「募、投、管、退」等環節進行了較為細緻的規定。明確重點支持投資創新企業、中小企業、產業升級和公共服務四大領域,並引入負面清單管理,明確指出不得從事的業務範圍,指出可以對社會讓利,但不得承諾最低收益。此外,還要求各級地方政府要按年度考核創業投資政府引導基金的運行績效,並根據考核結果修正和完善管理措施。而在發改委文件中還明確了建立信用評價和績效評價體系的具體細則。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推廣第二批支持創新相關改革舉措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也正是將政府引導基金的「容錯機制」上升到國家層面的體現。其中在科技金融創新方面,關於政府引導基金的表述是,「推動政府股權基金投向種子期、初創期企業的容錯機制,即針對地方股權基金中的種子基金、風險投資基金設置不同比例的容錯率,推動種子基金、風險投資基金投資企業發展早期。」

                              評價重點在於「引導」記者在前期調查中發現,造成政府引導基金「沉睡」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由於評價體系的不完善,導致政府引導基金管理人「不敢投」。

                              政府引導基金要「不以營利為目的」,因此在評估基金效果時應增加基金表面營利效果的包容度,而政府引導基金為整個地區產業發展帶來的引導效益和成果才應是評價重點。

                              如何評估考核政府引導基金一直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

                              由此可見,明確提出容錯機制,是一個重大的理念和做法。各地方政府設置容錯機制應該如《通知》中強調的,是「投向種子期、初創期企業的容錯機制」。但是,社會資金避險逐利,不願意投向高風險的初創企業。為了彌補這種市場失靈,投向處於種子期、萌芽期的早期企業應是政府引導基金的初心和使命。

                              事實上,在四川省提出之前,2018年6月份,北京科創母基金就明確提出:「建立容錯機制,支持科創基金開展探索性創新,明確對投資未達到預期效果或產生虧損的,屬於嚴格遵循投資決策流程,由不可抗力導致或無失職行為的,免予追責。」

                              孫飛建議,盡職免責也要分領域設置不同條件,對於新興、失敗率較高的領域,可給予更大的空間和靈活性。

                              《辦法》在對省級產業發展投資基金進行年度績效評價和整體績效評價時,均在強調投資產業符合度的「政策目標」和強調投資程序合法合規性的「投資管理」兩大項設置了較高分值權重,同時適當降低強調投資結果的「投資效益」一項的分值權重。

                              今年上半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專家對全國政府引導基金情況進行調研,孫飛表示:「除了設置前置條件外,如何把握盡職免責的度很重要,免多少責?是百分之百還是按照一定比例免責?在調研中,某省級引導基金負責人反映,他們正在探索按照50%的比例進行免責。同時,調研中有些省份也提出按照50%免責,即所投資項目50%的損失率可不予追責。那麼,這個比例合理嗎?50%以內全部免責,51%就不行?這其中的界限很難把握。」

                              據四川省財政廳相關人士介紹,「產業合規」即投資對象要符合該基金所對應的產業發展引導方向;「程序合規」即基金使用時要遵照國省兩級、基金主管部門等出台的基金使用相關規定。

                              根據記者梳理目前各省區市政府引導基金髮現,在監督管理環節對於績效評價描述是:「進行監督和績效考核,並由審計部門對引導基金進行審計」。這樣的規範顯然不能和國家發展政府引導基金的宗旨相匹配。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證券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員孫飛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表示:「一定條件下的盡職免責是好的發展方向,前提是要把盡職的條件設定好。去年下半年以來,各地在引導基金方面展開很多探索,尤其是績效評價這方面,出台規則較多,我覺得有很多有益的探索。」

                              2008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創業投資引導基金規範設立與運作的指導意見》提出,應把引導基金納入公共財政資金的績效考核評價,即引導基金作為財政資金支出的一部分,也構成其績效考核的一部分。這為推動創業投資政府引導基金管理規範化、提升運行績效提供了思路。

                              目前,對於政府引導基金績效的評價還沒有一套成熟的、操作性強的指標體系,而對於政府引導基金長期穩定的發展來說,評價體系的建立勢在必行。

                              但也有分析認為,我國公共財政支出的績效評價目前僅停留在考察其合法、合規性方面,基本忽視了財政支出的經濟性效果,不符合政府引導基金的目標取向,因此財政支出的評價方式不適用於引導基金。

                              今日关键词:进京快递安检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