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纪要-呼吁相关债权人尽快向上市公司全面地披露违规担保事项-高密新闻网

  • 时间:

罗永浩直播

「違規擔保大多出現在民間借貸中,債權人大多不是持牌金融機構,利率很高。在鼓勵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成本、防範金融脫實向虛的大背景下,《紀要》更加重視保護實體企業的合法權益,有助於減輕違規擔保對實體企業和非關聯股東的負面影響,可以說是人民法院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司法服務保障的體現。」陳波向本報記者表示。

簡單地說,ST中天呼籲,相關當事人應儘快向上市公司全面披露違規擔保,同時又提醒道,根據前述最高法的文件,這些違規擔保在法律訴訟中會被法院判處合同無效,即上市公司免責。11月30日下午,本報記者多次撥打ST中天證券部電話,總是電話接通后沒有聲音,約十秒后又被掛斷。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德恆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陳波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其背後緣由,是最高法日前以會議紀要的形式,對上市公司違規擔保統一了審判意見,即除了四種特別列出的情形外,未履行股東大會或者董事會審議程序的違規擔保,一律無效。「這是件大事」。

陳波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最高法《紀要》發佈至今半個來月,至少29家上市公司發佈了違規擔保公告,其中15家是ST公司,1家是擬退市公司。

對此,陳波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進行援引,並不妨礙《紀要》對下級法院的重大影響,法官如果參考《紀要》進行分析說理,殊途同歸,得出的結論自然不會相差太大。

而在非關聯擔保中,情況類似。

上交所稱,前期,我部連續多年對公司年報進行事後審核,並分別於2016年、2017年與2018年向公司發出年報事後審核意見函,2019年向公司發出《關於對華儀電氣股份有限公司為控股股東提供擔保事項的問詢函》,反覆要求公司及董監高、 會計師等核查公司控股股東資信情況、公司業務情況,款項收回情況、對外投資情況等,並要求充分評估關聯擔保的風險,相關回復內容與公司本次自查情況出現重大反差。

「由於違規債務並未通過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亦未于公司備案,公司目前無法全面了解違規債務的情況,更無法儘早解決違規債務給公司正常經營帶來的干擾、無法保護公司及違規債務合同相對方(下稱」相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公告稱。

「會議紀要出台後,上市公司免於承擔擔保責任的概率大大增加。由此,對於未曾披露的違規擔保,上市公司的態度有所變化。不再一味隱瞞,甚至有上市公司自曝家醜,主動打起官司,請求法院確認違規擔保無效。」陳波律師對《華夏時報》記者稱。

比如ST中天(600856.SH)就「一反常態」,發佈了一份特別的公告。2019年11月29日晚,該公司披露了《關於誠邀違規債務合同當事人就公司對外擔保及表外負債情況進行確認的公告》。

簡單來說,ST中天措辭禮貌,呼籲相關債權人儘快向上市公司全面地披露違規擔保事項,但同時又在公告中提醒相關債權人,根據最高法相關文件,這些違規擔保屬無效合同。

上市公司免責概率大大增加ST中天11月29日晚稱,根據近期披露的訴訟情況,公司存在違規對外擔保等表外(或有)負債情況(下稱「違規債務」)。

上市公司這波操作的「底氣」有多足,免於違規擔保責任的概率到底有多大?根據陳波對最高法《紀要》相關內容的整理,在關聯擔保中,如果債權人審查了股東大會決議,且決議表決票數和人員簽字合規,則擔保有效;如果債權人審查了股東大會決議,但決議表決票數和人員簽字不合規,則擔保無效;如果債權人沒有審查股東大會決議,擔保更是無效。

本報記者注意到,前述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也表示,人民法院尚未審結的一審、二審案件,在裁判文書「本院認為」部分具體分析法律適用的理由時,可以根據《紀要》的相關規定進行說理。

上市公司對違規擔保時常「諱莫如深」,甚至監管問詢也未必能「撬開嘴」。但近半個月來情況發生了變化。

華儀電氣冒着被監管問詢的風險披露違規擔保事項,ST中天高調「誠邀」相關方儘快對接,都是在最高法《紀要》發佈之後。

原標題:為何對「違規擔保」不再一味隱瞞? 新規下上市公司免責概率大大增加

該公告接着稱,2019 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9〕254 號),作為人民法院做出裁決時的說理依據,根據該文件,違規債務屬於無效合同。

半個月內29家發違規擔保公告

「鑒於此,公司誠邀相關當事人儘快與公司聯繫,全面向公司披露合同及相關文件……望相關當事人抓緊時間,儘早與公司取得聯繫,以便公司能夠最大限度地保護您(貴機構)的合法權利。」公告稱。

2019年11月24日,華儀電氣披露了一份違規擔保自查情況的公告,幾個小時后就接到了上交所上市公司監管一部的《監管工作函》。

「請上述各方明確前期是否勤勉落實監管函件各項核查要求,提供相關證據,並說明前期意見與本次自查披露情況嚴重偏差的原因。」上交所11月24日稱。

不過,《華夏時報》記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人就《紀要》答記者問時強調,《紀要》不是司法解釋,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進行援引。

今日关键词:网上祭英烈